娱乐快讯

上影节开幕片《烽火芳菲》, 刘亦菲演村妇仙气足

2017-06-18 15:05:39 来源:

6月17日晚,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拉开序幕,开幕影片是由丹麦导演比利·奥古斯特执导,刘亦菲以及埃米尔·赫斯基领衔主演的《烽火芳菲》。这部以二战期间真实故事为创作原型,讲述美国飞行员迫降浙江后,当地军民竭力营救美国飞行员的真善美故事的影片,难以博得开幕式现场的满堂彩。刘亦菲在片中挑战性地出演了一位农村妇人,呈现出了她不同于以往的银幕形象。只是她依然显得“仙气十足”,让她的表演缺乏说服力。并且影片在质感上的欠缺以及情节上的设计,让刘亦菲在电影中只有少数几个闪光片刻。在更多的时候,看起来更像是她在完成导演交待的任务。

在影片放映前,出现了一段插曲——在开幕仪式结束时,几乎在主持人刚刚宣布的那一刻,全场观众哄然起身,纷纷离场。主持人在台上也有些茫然,在几分钟的无序状态后,等主持人再说:“请大家欣赏开幕影片”时,为时已晚。最后,上海大剧院里只留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观众观看开幕影片。需要说明的是,参与开幕式的来宾大多赶场前往各个“XX影业之夜”,因此有此情况也在所难免。不过在不远的大光明电影院,也有一场放映,并且有影片主创出席。

说回电影,《烽火芳菲》这个片名显然没有影片英文片名“Chinese Widow”(中国寡妇)直白简洁。不过,这四个字也相对准确转达除了影片的中心元素,至少是中国观众最容易关心和好奇的两大元素:“烽火”(战争题材)与“菲”(主演)。如果让中文片名和英文片名相结合,或许更能引发观众的热情。

本片首次见诸媒体是在2015年底,当时影片片名还叫“营救飞虎队”,主演是余男。影片是根据一段真实的历史故事改编的。

在1942年著名的“杜立特轰炸东京”行动中,美军16架B—25轰炸机在完成轰炸东京任务后,由于不熟悉航线,加上天气恶劣、油料耗尽,16架轰炸机均未能在中国机场平安降落,而在浙江、江西、福建、安徽等地迫降或坠落,被中国军民营救。其中美国电影人曾经根据其中一名成员的经历改编而成了《东京上空30秒》这部影片。

《烽火芳菲》讲述的则是这次行动中,在浙江衢州迫降的3号机成员发生的故事。历史上,他们一行4人得到了当地百姓的帮助,抵达安全地点。随后4人选择留在中国继续作战,加入当时陈纳德上校的中美航空志愿队——飞虎队。

电影中,这段历史故事被改编成了由埃米尔·赫斯基饰演的美军飞行员在跳伞后遇到了刘亦菲饰演的村妇,在日军的追捕下经由当地游击队的无私保护,得以安全前往重庆。

影片从埃米尔饰演的飞行员回忆自己被救经历而展开。在空袭东京后,他和机组成员幸运地躲过防空炮火和敌机追逐,历经恶劣天气飞抵中国大陆。浙江当地的衢州机场将其误以为是日军战机而关闭了机场,导致机组成员被迫跳伞。刘亦菲饰演的英是一位江安小镇中的妇人,以纺丝为生,育有一女,丈夫则战死在南京战场。

坠落的轰炸机和流亡的美军飞行员,打破了小镇的宁静,也引来了愤怒的日军,带来了杀戮和恐惧。故事的走向也显而易见,飞行员躲藏在英的家中,他和英以及她的女儿之间的关系也从敌对到缓和,直至产生爱情。英的寡妇身份和舆论的压力,都加剧了故事的矛盾程度,让这个飞行员的闯入,更带上了对于封建礼教冲击的意义。

这样的故事类型很容易让人想起诸如《黄河绝恋》、《紫日》甚至是《红樱桃》这样的同类作品,但是在本片在独特性和风格上,并没有太过于出众之处。

本片导演比利·奥古斯特是丹麦的电影大师。1988年,他执导的影片《征服者佩尔》摘得第四十一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和第六十一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1992年,由伯格曼担任编剧、比利·奥古斯特执导的《善意的背叛》,在第四十五届戛纳电影节再度荣获金棕榈最佳影片奖。很难说是他的导演艺术在拍摄本片过程中产生了急剧的变化,不过《烽火芳菲》在情感上和叙述上都显得流于表面,只有少数几个时刻能让人想起这位导演的光辉履历。

比如在飞行员和英一家慢慢建立信任的生活过程中,有一天晚上,两人发生了争执,在和解后,英提出可以让飞行员打水擦洗身子。此时电影节奏上进入了一个情绪较为平缓的区间。一道虚掩的门隔开了英和飞行员,镜头变换到英的视角,她看到了飞行员裸露的身子。一束光打在英的脸上,她的眼神中映着光芒。一明一暗,这样于无声中营造矛盾,并且赋予象征意义的手法,看得出大师风采。

在编剧上,飞行员教英的女儿吹口哨吹《杨基歌》(美军军歌)就是一个比较巧妙的设计。小女孩在学校无意中吹起这段旋律,引起了实为游击队成员的学校老师(余少群饰演)的注意,才得以最终成功营救出飞行员。

事实上,单从剧本和故事层面上看,《烽火芳菲》具有所有那些可以成为“全球性佳作”的主题和戏剧冲突:平静的村庄和战场、中国妇人和美军飞行员、营救与牺牲、邪恶的侵略者和不屈的人民……刘亦菲在表演中的确表现出了角色应有的外表柔弱但内心坚强的形象。她的外貌和与生俱来的气质,让她饰演英这样的一位在战火中的女性的角色相当适合。只是,无论是影片带有浓重翻译腔的台词,还有情节推进时候的突兀感,让她的表演痕迹加重,并不自然。片中小女孩角色的扮演者的表演更加生涩。她念对白时的神情,让人想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某些画面。

相关推荐